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求西北劲风写的小说 厂长女秘书的一个夜晚已完结版全文阅读

时间:2018-12-07 14:52 /免费小说 / 编辑:舒宁
主人公叫姚春,杨锐,杜强的书名叫《厂长女秘书的一个夜晚》,它的作者是西北劲风创作的免费小说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天夜里,月黑风高,母亲领了茜茜
《厂长女秘书的一个夜晚》好看章节

这天夜里,月黑风高,母亲领了茜茜做贼似地溜到高登家门首。开门的是高登的母亲,她见是茜茜母女,便热情地招呼她们进来。这时高登出来,硬是堵着门不让这母子俩进门。茜茜母亲悄悄地把茜茜怀孕的事说了出来。话音未落,高登就发大火了:“离婚都一个月了,在哪儿混下的杂种却来骗我!滚!”

“是你的……”茜茜轻声说。

“是我的我也不要!滚!”高登喊着便关了大门。母女俩只好悄悄溜走。

就在她们回家的路上,茜茜发疯了。

茜茜疯了之后,便每天到高登的村里来。她穿着不整,头发蓬乱,手脸脏污,拉着一条打狗棍,边走边喊,“我不离婚,我不离婚。高登,你收下咱们的孩子吧,收下吧……”一群孩子跟在她的后面嘲笑她,用土块打她。高登的母亲见了,便呵走那些孩子,看看四下无人,偷偷里将她领回家去,给她洗洗手脸,再给她两个馒头,然后赶紧支她走开。她硬是不走,还走进从前和高登住的房子,上了炕,拉开被子睡下:“我回家了。我终于回家了!毛主席万岁!”

高登娘拿她无奈,又见她实在可怜,便只好站在炕前流眼泪。

高登回来,见到此状怒不可遏,揪起茜茜的头发,将她拖下炕来,像扭送阶级敌人般的将她扭送到门外,然后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两脚:“疯子,快滚!你再胆敢到我的门上来,我就杀了你!”说着便从背上抽出马刀,在空中晃了两下。茜茜吓得撒腿就跑。

此后,茜茜再也没敢到高登的村子里来。再后来,有人说在街道见到茜茜了,她的肚子已经很大,走路很不方便,看来快要临盆了。嘴里仍然念叨着“我不离婚,我不离婚。高登,你收下咱们的孩子吧,收下吧……”再后,传说茜茜生了个儿子,生在雪地里,冻死了。高登娘听到这话,放声哭了一场。

高登离了茜茜,解除了政治包袱,又恢复了从前的风光,而且比以前更加风光。他捞到了一笔不小的政治资本。大队将他树立为“与反动家庭彻底决裂”的典型,先是在各大队,再到各公社巡回演讲,最后还到县礼堂讲了一回。他因此被提拔为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公社革委会委员。他显得春风得意,踌躇满志,走在路上,一直高唱着革命歌曲……

1972年,地区砖瓦厂招工,公社第一个推荐他当了工人。他跳出了农门。

在地区砖瓦厂,他完成了第二次婚姻。

一进厂,凭着大队、公社和县上的推荐意见,凭着他的身份——中共正式党员,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凭着他个人档案中的辉煌纪录,凭着他背来的一厚叠奖状,厂里立马就给了他个财务室主任的官职。

他把他的作风带进了砖瓦厂。开会积极发言,批判会上总显得怒不可遏,像被批判对象杀了他的父亲一样。搞宣传,贴标语,写大字报,他事事当先。他将他的事迹带进了厂里。逢会便大讲特讲他如何坚定地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顶住反动势力和落后习惯势力的压力,如何以革命利益为重,勇敢地与发动亲属决裂。很快,他又成了厂里红得发紫的人物。从厂里讲到地区,从地区讲到省上,乃至讲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一时间,他成了全地区乃至全省全国的标兵和典型。

那时候,人们都崇拜英雄,崇拜典型,崇拜模范。高登便成了人们崇拜的对象,尤其是厂里的那些大姑娘们,个个把他视为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偷偷里给他写情书,要和他谈恋爱。他本来一心扑在革命工作上,可是禁不住这些姑娘们火热爱情的挑逗,便逐个偷偷地觑视厂里的姑娘,从中进行着密密的筛选。

他终于选定了海菊红。

海菊红是厂里连续三年的劳动模范,地区的“三八红旗手”。高登不为这些。高登只看中她的性格:泼辣,直爽,率真,倔强,要强,办事干净利落,说话直来直去。

菊红姑娘也曾给他写过两三封情书,和其他姑娘的情书一样,他都付之一笑,没给回复。他想,找个人做媒牵个线,这事一定能成。

他去找生产科的于科长做媒。于科长没搭理他。后来才打听到,原来于科长也偷觑着菊红,给橘红写过无数封情书,都被姑娘拒绝了,他正寻找着新的进攻途径呢。

爱情这玩意儿最怕引入竞争。一旦两人争起来,就没有一个愿意讲点风格自动退下阵去,将姑娘拱手让给对方。所以许多嫁不出去的丑陋姑娘都喜欢搞点虚虚实实的三角恋,骗得小伙子抢先下手将她弄回家去。

高登只是喜欢菊红的性格,对她的长相并不十分满意。中等个儿,红脸蛋儿,羊角辫儿,走路的姿势也不怎么好看,两只脚稍稍有点向外撇,比起他的前妻茜茜,那简直差下十万八千里。可是一知道有人正在给这姑娘撒网,她的身价立马就涨了一百倍。姑娘身上的一切似乎都是闪闪发光的。他决心非她不娶。

他决定亲自出马。人家姑娘明明喜欢咱,爱咱,咱又为何要求别人做媒呢?真是糊涂!

他鼓足勇气给菊红写了一封情书,借下班人乱的机会偷偷塞给了她。姑娘收到他的情书,受宠若惊,好像喜从天降,当天晚上就写好回信,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交给了他。

他们开始了约会。在厂院里,他们经常手拉着手旁若无人的走路,亲亲热热地说话。

这些被生产科于科长看见,气得浑身哆嗦,恨得咬牙切齿。他突然想到一个短平快的方法。

女工厕所经过一孔废砖窑,他发现菊红姑娘每晚如厕都一个人去,从不叫同伴。他便一连在那废砖窑里等了菊红三个晚上。第四天夜里,没有月亮。于科长在砖窑里等得瞌睡,打了两个呵欠,正准备回去睡觉,女工宿舍的灯亮了,接着,门被推开一条缝,借着灯光,他确认出来的正是菊红。机会来了。他的欲火熊熊升腾。他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等那姑娘走过砖窑的时候,他猛扑出去,一手堵了姑娘的嘴,一手将她夹在腋下拖进了砖窑……

他将那姑娘压在身下,用嘴堵住她的嘴,三下两下将她脱个精光。等那姑娘无力反抗的时候,他才放开她的嘴,气喘吁吁地说:“菊红,嫁给我吧,我爱死你了。”

那姑娘呻吟着说:“我不是菊红,我是水香……”

“啊?!你是水香?水香就水香吧,错就错了,这时说啥也都来不及改正了。”

第二天一早,女工水香找到厂长,哭诉自己昨晚被于科长了。上午,公安局来了几个人,找到水香搞了一个笔录,便把于科长带走了。一个月后,于科长被判了死刑枪毙在离砖瓦厂二百米的芦苇胡同里。过了几天,高登便和海菊红结婚了。

婚后第二年,高登当上了厂长。

高登的厂长是从原厂长王掌印手里夺来的。

这一年,面对职工精神涣散出工不出活、厂里生产不景气的现状,王厂长订了一套办法,实行承包经营,执行计件工资,按劳分配,迅速扭转了生产的被动局面,实现了产销两旺,盈利创历史新高。年底,厂里拿出八千元为职工们发了奖金,全厂上下欢欣鼓舞,职工们个个拍手叫好。

就为这件事,高登在一次批判会上义正词严的进行了揭露和批判,并写了一份状子交给了地区几大院,指责这种做法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王掌印是彻头彻尾的正在走的走资派。状子递上去的第二天,有关部门就派人下来查处落实,查对结果与状子上写的毫厘不爽。过了两天,公安机关来人抓走了王掌印,组织部门来人宣布高登担任新厂长。

高登和菊红结婚后,日子过得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大的波澜。五年里,菊红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这五年,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像高登这类人一下变得不吃香不走红不值钱了。厂里几位老职工联名写信给地委和地区行政公署,要求罢免高登的厂长职务,要求给当年被劳改被开除公职的王掌印平反昭雪,并让他出任厂长。组织部门觉得高登尽管在前几年的运动中跳得比较高,占了运动的一些便宜,可是他的发迹只是因为一件个人的私事——离婚,这也是当时的社会大环境大气候造成的,在搞运动的几年里,他没有做过对人民利益有重大伤害的事情,也没参与过打砸抢,充其量只是一个小爬虫,不属于运动的骨干分子,抱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不应该将他一棍子打死,而应该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这是其一。其二,高登工作有闯劲,有魄力,凭他的能力,当个砖瓦厂的厂长还是可以的。所以,组织部门来了两位同志找高登谈了一通话,高登这个厂长也就被保留了下来。他一干就干了整整十年。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叶,中国社会流行起了一股买官卖官的风气。许多下层官员暗暗的将贪污挪用下的公款、搜刮下的民脂民膏统统拿出来找门路送给上层官员,以换取高一级甚至几级的官做。他们当上高官后,又千方百计的大肆搜刮,以捞回买官时的损失。有个村的村长花一万元买了个副乡长,便丧心病狂的向各村的村民和村干部搜刮钱财。过年时竟然在自家门首贴出一副对联,上联是“贷款修路”,下联是“收费还贷”,横批是“谁说错”。

高登当厂长当了十多年一直提不起来,眼看着年龄就要过了,这张椅子也快坐穿了,他心里发急。见满社会的人都在买官做,他眼睛一亮,觉得时机来了。他这些年早早的丢掉了从前的那些原则和政治,思想早已蜕变。他想,砖瓦厂就是弄钱的地方,别处的官员一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我弄它个几万几十万算得什么?弄了白弄,不弄白不弄。于是,他便安排自己的老婆当了厂里的会计,三五年下来,少说也弄了它个二十来万。他要用这钱给自己买个大一点的官当当。

他四处找门路,找与上级官员们有关系的人物,好给他牵个线搭个桥引个路,将他介绍给大官们,然后再去送铜进贡银子。他翻开记忆的帐本,将所有与他有交往的官员们盘点了一次,最后筛选出市经贸委的刘主任刘琳,认为他是最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刘主任在高登当大队革委会副主任的时候在他们那个公社当革委会主任。当时刘主任就非常看好高登的气质与才能,工作上很器重他,并准备将他提拔到公社当文书。还没等到将他提上去,刘主任就被提拔到县革委会当副主任去了,再后来一步步提到了地区,前年地改市的时候,他被任命为市经贸委的主任。这两年高登每次进城碰上他,他总是拉住他的手夸奖他是个难得的人才,并再三叮咛有啥事就来找他。

高登拿定了主意就立即行动。他让老婆去银行先取出五万元,说要做一笔一本万利的生意,老婆追问,他便如此这般的和盘儿说给她。老婆夸奖说:“活了半辈子,这会儿才算开窍了。”

这五万元是送给刘主任的,是送给刘主任的跑路钱牵线钱,相当于农村里媒婆们所挣的媒钱。

刘主任收了这钱,便提了两瓶别人送他的茅台酒,拿了两条同样来路的中华烟去找市委管组织的王副书记。到了王副书记家,他将高登的好处说了一河滩,王副书记只用鼻子哼了哼。他知道他等着钱来才会表态,便如此这般的教导了高登一番,算是完成了任务交了差。

这一夜,高登按照刘主任的指示用个黑包装了二十万元,就着城里的路灯,左拐右弯左躲右闪着找到王副书记家。王副书记正在看电视,见他进来,勉强的抬了抬眼皮,又去看他的电视。高登局促得无地自容满头冒汗。王副书记看完一集电视剧才抬起头来问:“你是谁,跑来干啥?”

他赶紧拉一拉衣襟,将身子再往端正里站了站,结结巴巴的说“王,王书记,我,我叫高登,在咱们市砖,砖,砖瓦厂工作。前两天,前两天,前两天市经贸委的刘主任……”

“知道了。刘主任将你吹得天花乱坠,就是没介绍你是个结巴。行了,我还要看电视,有啥事以后到我办公室来说。这时是我休息时间,公事一概不谈。”说完向保姆招呼一声:“送客!”

高登赶紧往外溜。

“站住!”王副书记喊了一声。高登打了一个寒颤。“你的包。”

“王书记,这是我的一点小小意思,你就别客气笑纳了吧。”

“滚!”王副书记怒不可遏的样子,抓起那包,狠狠地塞进他的怀里,将他轰出门去。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呀!

大半辈子没碰过钉子的高登迎头挨了这么一闷棍,羞辱难忍但又没法发作,也没法与他人说,回到家里不吃不喝,抱头大睡,睡了三天没去上班。老婆问他他便对着老婆发火,老婆也不敢问了。直到第四天才将那情形绘声绘色的描述给老婆。老婆说:“你可能碰上了清官。”

(7 / 32)
厂长女秘书的一个夜晚

厂长女秘书的一个夜晚

作者:西北劲风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下午六点。 “咣咣咣……”光明灯泡厂当院歪脖子槐树上挂的那只裹着一层铁锈的齿轮被门卫老头用铁锤儿乱砸了一通之后,轰隆隆的机车声戛然而止,高高的黑铁烟囱懒懒的喘出最后一口白气窒息了,一股挤挤撞撞叮叮当当的自行车流涌出大门…… 一阵骚乱之后,厂院里死一般的寂。 供应科仓库的门缝里挤出一个扛着沉沉的液化气罐的瘦高个儿,东张西望着朝厂长的女秘书姚春房间左躲右闪迂回进发。 姚春下班回来一进门便将公文包往床上摔去,一扑塌跌在沙发里,吁出两声娇娇的轻喘,懒懒的倒在扶手上。突然,她从沙发上弹起,麻利的撤掉外衣,上身换上那件黑纺绸大蝙蝠,下身穿那件上舞会才穿的黑纱短裙,打开化妆盒,站在梳妆台前,将那淡淡的一字眉儿描得弯弯的、酽酽的,将那已显残黄的脸蛋儿擦得白白的、粉粉的,将那已经皱缬发青的吹火唇儿涂得红红的、嫩嫩的、甜甜的。她似乎要去参加一个高档次的宴会。 门被推开了,轻轻的。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