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小说在线阅读 陈封陈封(推理侦探)

时间:2016-05-04 09:26 /免费小说 / 编辑:韩辰
主人公叫陈封的书名叫《葬礼》,它的作者是陈封创作的推理侦探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本书来自:柴文网 - chaiwen.net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录 chaiwen.net 附: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一 很...

葬礼

小说篇幅:中短篇

需要阅读:约47分钟读完

更新时间:2016-07-24T10:52:14

《葬礼》在线阅读

《葬礼》好看章节

本书来自:[site] - [domain]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录 [domain]

附: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很少有人参观过这样盛大的葬礼,不仅是被邀请的人如一般,还有七个金丝楠的大棺材和写着二十个亡灵名字的石碑一起下葬,他们有些人显得很悲,而有些人则不以为然。

当然,陈封也参加了这场葬礼。他刚刚从意大利赶回来,米兰城的德比战并没有让他完全到重新开始的愉悦,心中仍旧有些挥之不去的影。不过,他也有所收获——他边的人——一个哭得如同一个泪人的慧沐。

回想起几天的经历,他真想将时钟回到那天刚睁眼的那一刻,葬礼重新上演。

远方的天际刚刚出一丁点儿鱼,陈封就在令他有些惊恐的一阵震耳聋的爆竹声中醒来,他睁开惺忪的双眼,愤恨地将一旁早就在吵闹的古董小闹钟抛向窗户,恰巧在铝金的窗框上,随之传来可怜的小闹钟一声清脆的得支离破,一堆零件和片撒在地板上,消失了声响。陈封眯着双眼,等爆竹声过去之,一头栽倒在而温暖的纯床垫上,翻了个,继续与周公相会。

阳光铺在有些灰尘和放着几本书(当然还有那一堆凄惨的小闹钟的尸骸)的地板上,一阵悲壮且伤的曲子比一刻钟以更高的分贝从窗外传来,这位一向以“如果太阳不出来我就不去上班,如果太阳他老人家出来我就接着觉。”的懒散格著称的设计师兼二流的在文艺界并不是十分得意的单作家再一次从被窝里探出一只如同巢一般,有这偏皮肤,眼眶上有些雀斑,但却有着十分漂亮、如同鹰一样锐利目光的眼的脑袋。

清晨有些眼的阳光让他的眼眶成了月亮的形状,只不过一只初一,一只十五罢了。

“唉……”陈封挠了挠头,接着的叹了气:“真是的,这么大清早谁这么没公德心?不过话说回来,昨晚的德甲联赛拜仁慕尼黑竟然出乎预料的一负于汉堡,真是伤透我的心啦!”说着,他转过头看着床边地板上两个空空的啤酒罐子,在一阵自言自语的唠叨之才慢慢回忆起昨晚为自己支持的队输的一阵心的发泄。当然,一阵丫子的难闻气味也让他认识到昨天晚上他既没有洗澡也没有洗,甚至上的毛都未脱就栽倒在床上了。

想让陈封从温暖的床上下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一番心理苦的挣扎之,他终于跳了下来,于是趁机洗了个澡。

即使是南方的初,许多花儿已经相继绽放了,但不知为何,最近这几还有些许寒冷,就如同这个诸事不顺的二流写手的心情一样。他也很期待自己的天,不是现在这样,而是一个阳光明语花的繁华之

在上演了一场惊险的“厨危机三十分”之,一块看上去黑呼呼且冒着一缕难以形容其颜的烟雾的牛排和用一锅煮熟的两个蛋摆在桌子上之,陈封在四处张望以确定没人发现他家厨冒着一股青烟的情况之,对着自己的作品先是意的点点头,接着皱眉头的一阵狼虎咽之品尝完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一些疯子以外只有他才能下咽的早餐。

这一天他无所事事,试图出去找些什么事情,也许对他的文学创作有灵,于是在他的胃起义之抓着自己昨夜随意丢弃在沙发上的外向一楼迈步,一边伴随楼外还不时传来的阵阵悲伤的乐曲一边富有节奏的向楼下悠闲的边走边哼唱着。

屎!”在作家迈出大门所映入眼帘的景物的一刹那,一句极不标准的英文脏话脱而出,“真晦气!这么大清早就碰上这么不吉利的事,大清早看到人家举办葬礼,真是倒霉,今天我说话可千万要小心,小人闪了头……”

“望老爷在天之灵保佑少爷们都能够和睦相处!”大老远陈封对“老爷”、“少爷”这样的字眼颇兴趣。如此盛大的葬礼离陈封的住所近在咫尺,但陈封的印象是对面的一幢别墅里仅仅只住了两个老大爷,而且陈封与他们只是见过几面而已,甚至连话都没怎么说过,到底自己所哼唱的歌曲不是婚礼行曲而是葬礼行曲是为谁而演奏的?对于这一问题,陈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使他更为疑的是,透过别墅院子的大铁门所看见的花圈上显示:仅仅只有几个人,并且几乎都是以儿子的份来参加葬礼的……

屋子里没有传出什么哭声,只有偶尔几声耳的争吵。里面请来的筹备葬礼的演奏者和其他人员络绎不绝地走出来,看上去似乎表面工作已经结束了。路过的人大多都认为是什么家纠纷,之袖手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最多也只不过是对着里面张望两眼。但陈封却不是如此,特殊的份让他对于这样的场景很兴趣,如果运气好,他说不定还能收集一些关于家矛盾的素材,甚至可以创作出一篇文学巨著……

于是,他陷入了无限的幻想……

别墅的大门半开着,里面一扇显得黑暗的小门里仍旧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争吵声,几个男人的谩骂让行人也对那里面投向好奇——更多的是厌恶的目光。陈封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闯入一个正在举办丧事的大户人家里头,于是索无所事事的向不远处的小型超市走过去。

一瓶茶能够给人以清凉的享受,陈封独自站在超市门品味——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旁边几对恋人密的走出来,几个孩子在一边嬉戏。

超市里突然传出来一阵皮鞋与地面接触所发出的特殊声响和断断续续的咳嗽声。陈封地回头,看见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发的老头儿,他从超市里拎着个袋子,踉踉跄跄地走出来。

陈封认识这个人——他是今天办葬礼的那幢别墅里所住的其中一个老头,毫无疑问,葬礼是为另一个老头举办的。陈封原本想给他一个微笑,可一想起老人近的遭遇和他核桃一般,布褶皱的面容,他的微笑显得有些生。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老人却对陈封回敬了一个真切而慈祥的微笑,只是这微笑极为短暂,以至于陈封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老人又恢复了原先的表情。

“你做陈封吧?”老人把嗓音得很低,但坐在超市一边的椅子上休憩的人仍旧能听得很真切。

“是的!您怎么认识我?”陈封显得颇为意外,但随即又肆无忌惮的对着他大声问

“我看过你刊登在最近的一些文学杂志和一些报纸专栏上的文章,写得很出,老爷生经常我一起看您的文章,我们经常讨论你,夸赞你,来出去散步时看到你,才发现,原来这个年人就住在我们家附近!”此时,周围也不时有人投过来好奇的眼光。

“是吗,是看了上期的照片了吧!呵呵……原来我还是有些人气的吧,不过我的原名‘陈封’,这个陈,而‘尘封’只是我的一个笔名。”他一边说还一边出修糙的手指在老人那双饱经沧桑的老手上比划了几下。

“我周宏,是老爷请来的管家,由于老爷也姓周,夫人去世和少爷们离开自己边各自成家立业时。我一个下人伴着老爷读书,帮着些杂活,也没什么大事。显然,我虽然声声称他为‘老爷’,但周老爷平时待我如生兄一般,和其他仆人不同,现在老爷去世了,仆人们领了工资都走了……”说着,老人显得很,他哽咽着,眼角里闪现了一些泪花。陈封赶忙安了好一会儿老人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我看到外面有好多花圈,你说周老爷生很喜欢我的文章,那么这些花圈是为他而准备的吧?”为了岔开话题,陈封语无次的问了一句废话,说着,他立刻转过头看着边踌躇的行人。

“正是!可那些花圈都是少爷们准备的,除了大少爷还没到以外,其他的少爷都来了,可他们的目的却是……”

“这种情况一般都是为了遗产吧?”陈封故意提高嗓门说,似乎是在讽,但除了对话的人,谁也不能准确的了解他们现在正在想什么,“我在外面就隐约听见了屋内的争吵,他们吵得大多都是关于遗产的问题。”

“没错!”

“所以你就在花圈上写‘原老爷在天之灵保佑少爷们和睦相处’希望年人能够冷静下来,毕竟老爷尸骨未寒,可是没想到这些对他们毫无效果,对吧?”

“是!真没想到……还打发我这糟老头子出来买一大堆东西,说是要守孝三天,于是我把老爷的遗书偷了出来,带在自己上,以免在老爷的葬礼期他们还为了钱……”

“能让他们六不认看来不是一笔小数目吧?”

“够他们几个逍遥下半辈子了!”

“恩!我理解您的心情!”陈封冲着他使的点点头。

“什么味?!?”陈封和周宏聊着不一会儿,超市内一个高音调的女收银员地大吼,着实让超市门的小椅子上坐着的一群人吓了一跳,陈封示意老管家不要走,自己则义无反顾的冲小超市内。

的一切让围观的人有些目瞪呆,一些食品包装袋早已燃起了熊熊大火,同时还弥漫着越来越浓的烟雾,又如在云雾中着火的巨龙,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向退了几步。

点报警救火……”在一群年的收银员迟疑的时刻,陈封已经拿起超市里的电话报了火警。

“这儿有灭火器……”许久之,超市里大斧的老板着个灭火器跑了过来,但这样的火,灭火器显然很难起到什么转局面的作用了。

所有的人最终都无奈的撤出去,连超市的老板都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多年的心血化为灰烬,没人知原因。几分钟之,当消防队员和民警到达现场时,这儿已经成为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废墟了。

大火扑灭之,陈封接受了民警的简单问话,正要离开的时候,被久久在一旁等待的老头住。此时他旁已经多了三个与陈封年龄相仿的年人,看上去,他们就是老头儿所称之得“少爷”。陈封仔打量着三个人,三人的相貌很相似,个子都很高,都穿着黑的华丽西装。很难区分谁是,谁是。陈封走上,热情的与三个人打了声招呼。

“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赏脸去寒舍坐一坐,我想您可以帮助在财产分上提一些好的建议,当然,如果您觉得这不吉利,可以改再去,随时欢。”

“这是您家里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不太好参与其中吧!”陈封看着老人的三个虎背熊耀的年人,怯懦的说。

其实,调查豪门内部的花边新闻再创作成一些小说被人津津乐是陈封的理想生活,而这次的机会也可算是来之不易了,甚至是他梦寐以的结果。

(1 / 5)
葬礼

葬礼

作者:陈封 类型:免费小说 完结: 是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